搜索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Tags列表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同升国际官网 / 正文内容

    “黑狱门”打开潘多拉_新闻中心_新浪网

    2018年11月19日 | 分类: | 15 浏览 | 0 评论

      11月2日,《华盛顿邮报》头版独家披露,美国中央情报局4年来将“基地”组织最重要的一些囚犯秘密关押在东欧、亚洲一些国家,并在那里审问他们。

      审讯是怎样进行的?一时间,“黑狱门”恰似又一重磅炸弹,激发了世界舆论的兴趣,也使得接连遭受“情报门”、“特工门”丑闻的布什政府再受炙烤。惟一不同于以往的是,这一次,范围更广,牵扯进去的国家更多。

      他们以不能理解的理由被捕,又以不明不白的方式辗转多个监狱。但他们清楚地记得,他们总是被问及同一个问题———他们和被列入美国黑名单的沙特阿拉伯人是什么关系;审讯他们的是操着美国口音的人;他们被迫学动物行走……

      对于也门人穆罕默德·阿萨德来说,从2003年12月到2005年5月的那段日子,无疑是他生命里最黑暗的一段时光。在那些日子里,他辗转了多个地方,但是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他长期被关在一间黑暗狭小的囚室里,房间没有窗户。他感觉不到日夜更替,不知道外面是刮风、下雨还是天晴。那半年,他很少说话,因为他根本找不到可以说话的对象,除了审讯他的人和翻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难道就因为他把自己的房子租给了沙特阿拉伯人?如果是这样,他宁愿自己从来没有拥有过那间房子,也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些沙特阿拉伯人。详细

      转移 他被蒙住眼,被带到很多地方,囚室没窗户,不能接触任何人,但他记得最后到达的地方很冷

      被捕后的阿萨德马上被送到机场。从那以后,他被带到过很多地方,每次都被蒙住眼睛,接受过不同人的审问。阿萨德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被带离时乘坐了一辆小型飞机,飞行了两三个小时后,他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几个说阿拉伯语的人对他进行了连番审问。

      在被关押的那些日子里,他完全和外界失去联系。没有国际红十字会的人前来探监,也没有律师可以替他辩护,同升国际娱乐和家人的联系只是奢望。阿萨德被捕之初,他的家人收到通知说他被驱逐回了也门。详细

      获释 审讯者未从他及另外两同胞口里挖出有价值的东西。但至今他们也不知道关押他们的地方在哪

      也许因为实在从他们嘴里套不出什么,阿里和巴什米拉在经历了最初几个星期的审讯之后,没再接受太多审讯。2005年5月,在经历了1年多暗无天日的监狱生活后,阿里和巴什米拉被送回也门,和他们一起回到也门的还有阿萨德。阿里和巴什米拉随后被关押在首都亚丁的国家监狱,阿萨德则被关押在盖达的一座监狱。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国际特赦组织一直在对这三个也门人待过的秘密监狱进行调查。从搜集到的资料和证据来看,他们被关押的地方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秘密监狱网有很多吻合之处,或许就是这些“秘密监狱”的某个据点。详细

      今年11月2日,素以“挖黑幕”著称的《华盛顿邮报》根据3个也门籍囚犯的叙述展开了深入调查最后得出结论,这些秘密监狱是中情局情 报系统的一部分,目前主要分布在8个国家,包括泰国、阿富汗和东欧一些国家,也包括古巴的关塔那摩美军监狱。据说,消息源包括前中情局 官员,以及曾被派往欧洲、亚洲和美洲的前外交官。

      海外秘密监狱在白宫、中情局、司法部和国会的文件中被称为“黑点”(blacksites),同升娱乐下载它们的地点是机密,只有美国为数很少的高官及所在国的总统和零星几个高级情报官知晓。

      从上述三个失踪的也门人的叙述中可以看出,这些秘密监狱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组织也很严密,比世人之前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在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中,这些秘密监狱被描述成:“这些秘密监狱的建立并非出于偶然或者是暂时的。它们经过了精心设计,从而在犯人中产生最大程度的疑惑、依赖和压力。看守人员采取软硬兼施的方法逼那些犯人就范,或者是从犯人口中拷问出他们所需要的内容。”

      在这些秘密监狱中,大部分修建和维护的资金都是来自美国国会批准的拨款,美国国会经常有人要求公开被俘虏者的关押地等详细情况,但是白宫和中情局一直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回答。事实上,没有人知道,这些监狱里关押着谁,他们是否应该被关在这里、他们是如何接受审讯的、要关多久。…详细

      “9·11”事件当天,中情局已经掌握了一个“基地”组织“最有价值目标”的名单。随后,更多的名字加了进来。但如何对付他们是个问题。有人认为应该派遣准军事人员赴中东、非洲甚至欧洲执行刺杀任务,还有许多中情局官员认为对付那些“基地”骨干最好的办法就是捉到他们,关押他们。

      一个中情局前高级官员说,他熟悉这个“秘密监狱计划”,但不知道那些监狱具体在什么地方。“所有的事情都是随机而动的,比如在何种情况下抓人,把他们送到什么地方,以及之后如何处置他们。”

      据《华盛顿邮报》掌握的消息,围绕着秘密监狱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争论焦点包括涉及的司法和道德问题,以及在秘密地点关押的做法是否可行。

      许多中情局官员和政府官员透露,在美国,将囚犯关押在秘密监狱中是违法的,在其他国家情报机构和美国驻外官员的帮助下,中情局把一批“恐怖”疑犯运送到了埃及和约旦。…详细

      自“9·11”以来,CIA对采取何种方式审讯公众几乎毫不知晓。据人权组织估计,大约有近万的“嫌疑人”被关押美国本土之外的国家,如阿富汗、伊拉克、古巴等等。同升国际娱乐这近万“嫌疑人”中的一小部分,按《华盛顿邮报》记者丹纳-普雷斯特所披露的信息,大约100人被关在鲜为人知的海外“秘密监狱”里,这些“黑狱”遍及东欧、泰国等地。最大的中情局秘密监狱在阿富汗,代号是“盐坑”(theSalt Pit),这里关押的大部分人是2001年之后在阿富汗抓获的,《华盛顿邮报》获得了他们的完整名单。

      《华盛顿邮报》的消息源提供的资料显示,2002年中期,中情局开始同泰国和欧盟就设立秘密监狱一事进行接触。同期,大约100万美元的第一笔拨款秘密汇入了阿富汗。详细

      阿布格莱布监狱和驻阿美军虐囚丑闻曝光后,美国一些议员、外国政府及人权组织对中情局秘密监狱系统的担心进一步加剧。10月份,美国90名参议员决心通过一项条例,禁止美国监狱对任何囚犯进行残忍的或者侮辱性的虐待,但是美国副总统切尼和中情局局长戈斯要求国会对中情局工作人员开出免责令。

      据报道,中情局批准了一套被称为“增强型审问技巧”的逼供手法,海外的审问员也被允许使用,其中最著名的是“水淹法”。所谓“水淹法”,也就是脱光囚犯的衣服,将其强压水中令其濒临窒息。

      2002年3月落网的“基地”三号人物祖拜达就是因为受不了这种方式,供出了试图制造“脏弹”的同伙帕狄拉。…详细

      三个也门籍囚犯的叙述和《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一石激起千重浪。中情局没有反驳相关报道,而是要求最高法院调查究竟是谁泄露了机密 ;布什政府采取“回避战术”,既不否认,也不肯定相关报道是否属实;被指设有中情局秘密监狱的国家则矢口否认。

      “黑狱”丑闻再次把中情局推到了风口浪尖。美国政府官员11月8日透露,中情局已经要求美国最高法院展来调查,追查向媒体泄露“黑狱 ”秘密的官员是构成犯罪。目前,美国最高法院已接受了中情局的请求。

      “向媒体泄露机密是违法的,CIA已经向司法部提交了请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证实。

      在国会山,共和党议员也向参众两院的情报委员会提出了调查《华盛顿邮报》报道的请求,声称近年来政府官员的“泄密”事件越来越多,如果不加以遏制,事态将越来越恶化。

      参议院多数党领导人比尔·福雷斯特及参议院发言人丹尼斯·哈斯特呼吁展开一次由参议院和情报委员会联合进行的调查。他们希望查实,是谁或是那个团体将机密透露给媒体的,那些信息是否属实,以及“泄密”可能对国家安全的破坏。详细

      布什政府既没有确认也没有否认海外秘密监狱的存在,白宫至今尚未证实这一报道。

      11月7日,正在巴拿马访问的布什在回应有关中情局海外设立秘密监狱的报道时说:“敌人潜伏并且暗中策划,妄图再次损害美国。我们在 追捕,并要将他们绳之以法。我们在搜集有关可能躲藏在哪里的情报。我们尝试着打乱他们的计划……我们为了这个目的所 从事的任何行为都是合法的。我们没有虐待(囚犯)。”当被问及中情局是否在东欧和亚洲设有秘密监狱时,布什既没有证实又没有否认。

      国务卿赖斯同样采取了“回避战术”,避而不谈有关秘密监狱的事情,只是说美国正在经历一场“完全不同的战争”,有义务保卫自身。 “我们,我们的盟国,以及那些遭受过的其他国家,有必要找出一条途径来保护本国和人民。”详细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虽然点“相关国家”的名,但是爱沙尼亚、立陶宛、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斯洛伐克、保加利亚、捷克等国纷纷否认本国存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监狱的说法。

      11月4日,保加利亚外交部发言人迪·仓切夫告诉媒体,保加利亚境内从来没有、现在也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外国基地,也不存在所谓美国中央情报局设在东欧地区的秘密监狱。

      11月5日,针对本国媒体爆出美国中情局在泰国也有一个秘密监狱的报道,泰国总理他信·西那瓦也出面辟谣,还警告本国媒体处理“敏感问题”是要谨慎。他说:“你们不一定要为本届政府着想,但是要考虑国家的利益,当遇到敏感话题而它们又有可能损害国家声誉的时候,希望务必小心。”

      11月7日,爱沙尼亚政府新闻处也发表声明说,最近媒体有关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亚洲和东欧一些国家建立秘密监狱系统的报道与爱沙尼亚没有任何关系。同升国际娱乐

      11月8日,阿富汗政府也作出了回应。阿富汗总统发言人在一个媒体见面会上声称:“有关阿富汗境内存在美国中情局秘密监狱这一事,我们提供不了任何信息,因为阿境内没有类似的监狱。”

      他同时表示:“由于此次被媒体披露了,我们将予以调查并看看最终是否能有结果。”…详细

      11月3日,也就是《华盛顿邮报》的报道问世第二天,欧盟委员会一位发言人就“秘密监狱”一事发表讲话说,欧盟将立即开始着手调查此事,并敦促报道中提及的东欧地区国家及早向欧盟报告真实情况。详细

      美国第39任总统吉米·卡特向来对布什政府的政策直言不讳。11月3日,他接受了美国NBC电视台《与克里斯·马修斯硬碰硬》节目的采访,就美国中央情报局设立秘密监狱和审讯手段等问题发表了看法。他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我们濒危的价值观:美国道德危机》的著作。

      克里斯·马修斯:“我们濒危的价值观”。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海外设立秘密监狱,关押的这则新闻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危及到了这种价值观?

      吉米·卡特:是的。比起美国历史上的所有总统,比如里根、老布什、福特甚至追溯到艾森豪维尔,这是被本届政府深刻改变的诸多价值观之一。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的国家会就是否应该在秘密监狱继续虐囚这件事情进行辩论。这是不能想象的事情。但是我注意到这届政府正在阻止国会通过参议员约翰·麦凯恩提出的议案。约翰·麦凯恩认为不应对囚犯采取折磨的手段,他的提案得到了90名参议员的支持。但是这届政府仍然坚持这种诉诸于折磨的手段。我想这是我们基本道德观的一个深刻变化,而这个改变只是诸多改变中的一个。…详细

      弗里索·阿宾表示,如果这些秘密监狱的确存在,那就违反了欧洲的人权原则。欧洲议会议员萨拉·鲁德福德说,欧盟必须积极着手对这一事件进行紧急调查,看看一些欧盟成员国是否真的牵连到 美国“黑狱门”中。

      在华盛顿,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科马克说,美国还没有接到欧盟要求其配合调查的要求。他说:“如果我们接到要求,我们将予以考虑。”

      美联社认为,这种调查将在美国和欧洲国家间制造新的紧张。法国和德国更是坚决反对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其他许多欧洲政府也多次抨击美国在关塔那摩对待恐怖嫌犯的方式。

      美国《华盛顿邮报》11月2日援引情报官员和外交官的话披露,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亚洲和东欧部分国家建立了秘密监狱,关押和拷问基地组织嫌犯。

      美国人权观察组织高级军事分析员马克·卡拉斯科透露,他们将美国中情局飞机在2001年到2004年的飞行记录与一些获释囚犯的证词进行了对比,发现中情局曾把在阿富汗抓到的恐怖嫌犯押运到欧洲和其他地区的秘密监狱,其中两处可能是波兰国家情报局附近的一个机场和罗马尼亚米哈伊·康斯坦蒂内斯库军用机场。

      曾经在美国国防部情报局任职的马克·卡拉斯科说,2003年9月,一架波音737飞机从华盛顿起飞到阿富汗的喀布尔,中途在捷克和乌兹别克短暂停留。9月22日,飞机飞抵波兰国家情报局附近的一个机场,随后又抵达罗马尼亚米哈伊·康斯坦蒂内斯库军用机场,然后又飞到摩洛哥,最后降落在关塔那摩。

      美国哥伦比亚电视台的报道说,自从9·11袭击后,美国中情局的这架飞机至少已经飞行了600次,飞抵40个国家,包括30次约旦之旅,19次阿富汗之行,17次到摩洛哥,16次光临伊拉克,10次飞抵乌兹别克斯坦,并且曾前往埃及、利比亚以及美军古巴关塔那摩空军基地。

      英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克雷格·默里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美国中央情报局利用这架秘密飞机,将恐怖嫌疑分子运送到其他国家,纵容当地警方利用溺死、窒息、强奸以及用沸水煮人的四肢等令人发指的手段严刑逼供,极尽拷打、虐待之能事。他向英国外交大臣杰克·斯特劳反映这些严刑逼供的情况,却被撤职。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亚洲和东欧部分国家建立了秘密监狱系统消息在欧洲引起轩然大波,同升国际娱乐,同时,这一传闻也考验着美欧跨大西洋关系。

      除了欧洲舆论一时哗然外,欧洲议会议员纷纷要求美国给个说法,要欧盟进行调查。英国自由派议员萨拉·鲁德福德要求欧盟委员会必须积极着手对这一事件进行紧急调查,看看一些欧盟成员国是否真的受美国反恐战争的鼓惑,牵连进去了。

      中情局秘密监狱传闻被披露后,一人权组织公开点名说波兰和罗马尼亚就是中情局设立秘密监狱的地方。对此,波兰和罗马尼亚两国高层纷纷出来否认。波兰总统发言人杜班尼瓦斯基3日说:“波兰目前根本上就没有所谓的特别监狱,将来也不会有。”罗马尼亚总理波佩斯库-特里恰努亲自出来澄清说:“罗马尼亚根本就不存在美国中情局基地。”

      迫于媒体压力,欧盟负责司法、自由和安全事务的副主席弗拉蒂尼3日晚发表声明说,目前欧盟委员会暂时没有任何相关的信息,他个人无法对有关传闻发表评论。但他鼓励各欧盟成员国和候选国“采取必要的步骤以合适的方式处理这一事件”。

      欧盟委员会负责司法内政事务的发言人弗里索私下里对记者所说,既然是秘密监狱,外界就很难找到直接证据。看来,欧盟及一些成员国已经下定决心“死不认账”,让秘密监狱风波闹腾一阵子就过去,以免美国为难。…详细

    狄拉

    上一篇:同升国际娱乐刘奇:放飞青春梦想展现青春芳华共绘新时代江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新画卷